爱立信被调查电信设备商的“垄断反噬”

作者:智能家居产品大全    来源:未知    时间:2020-05-23 12:56

导言:

4月14日,《北京商报》的记者今天收到了爱立信的确认,因为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最近对爱立信的许可业务进行了调查,原因是相关公司对爱立信在中国的许可业务提出了投诉。对于电信设备制造商来说,涉及专利诉讼和查询。

4月14日,《北京商报》的记者今天收到了爱立信的确认,因为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最近对爱立信的许可业务进行了调查,原因是相关公司对爱立信在中国的许可业务提出了投诉。对于电信设备制造商来说,涉及专利的诉讼和质询已经数不胜数,尤其是首当其冲的高通公司。其高昂的版税花费了苹果公司几年的诉讼时间,而苹果公司最不缺钱。5G时代即将到来。对于手机制造商来说,如果专利费用规模的问题不能及早解决,他们将来就需要在专利费用上花更多的钱。

正式启动查询

爱立信暗示,该公司将尽一切努力共同进行这项调查,不会在调查的时代进一步讨论。爱立信根据公平、合理和非歧视原则(FRAND)许可其行业领先的专利组合,并始终致力于严格遵循这一原则。

目前,尚不清楚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将如何关注爱立信的访问。然而,业内有传言称,许多手机制造商已向市场监管总局举报,抱怨爱立信在3G和4G规模的专利许可市场违反了《反垄断法》。

运营商金融网络的主编赵康表示,在早期,通信行业的标准是由领先的设备制造商和芯片制造商联合制定的。大部分专利都在他们手中,但当时他们都是手机,所以他们需要与其他制造商就专利进行沟通。事实上,他们收不到版税,或者他们收不到多少。“后来,这些设备制造商和芯片制造商停止生产手机,所以他们敢于向手机制造商收取版税。高通公司是典型的代表,其次是诺基亚。”

《通信世界所有媒体》主编刘启成指出,爱立信在2G、3G和4G时代拥有大量通信专利,而国内大多数手机制造商都是从3G和4G手机起步,手中几乎没有常识性专利。他们需要在很大程度上依赖像爱立信这样的电信设备供应商。随着过去两年国内手机制造商规模的扩大,他们每年支付给爱立信的版税也增加了,给他们自己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奇怪的是,自今年以来,整个手机市场的出货量急剧下降,手机生产成本上升,手机制造商的利润率进一步下降。因此,手机制造商不得不向这些专利制造商投诉,指责他们要价过高。”刘启成说道。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国内手机市场总出货量为7693.1万部,同比下降11.9%。2002年,中国国内品牌手机出货量为7085.7万部,同比下降6.6%,占同期手机出货量的92.1%。

小米董事长雷军在小米9大会上坦言,手机价格进一步上涨。一方面,零部件的价格在全世界都在上涨。另一方面,更先进的工艺和技术的成本很高。例如,高通公司的枭龙855,世界上第一个首发,比枭龙845贵20%。索尼相机模块的价格高出30%。屏幕指纹的价格是后方指纹的两倍。

电信行业常事

在电信领域,针对电信设备制造商的反垄断调查“屡见不鲜”,尤其是高通。近年来,高通一直被欧盟、韩国、中国等地的制造商垄断。2009年,韩国公平贸易委员会裁定高通滥用其在码分多址调制解调器和射频芯片市场的主导地位,并对高通处以2730亿韩元(约合2.43亿美元)的罚款。2013年,国内手机制造商集体向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投诉

这是继高通反垄断案之后,国家反垄断监管部门在常识产权许可市场领域发起的第二次反垄断调查。此外,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也审理了华为和IDC之间的常识产权反垄断诉讼。这三个常识性的反垄断案件都发生在通信领域。

直到2014年,爱立信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后来,由于华为的强劲增长以及诺基亚和阿尔卡特朗讯的合并,爱立信的市场份额下降,在2018年排名第三。然而,由于在研发方面的持续投资,爱立信在2018年拥有49,000项专利,其中大多数都需要大规模的专利。根据IHS Markit的报告,爱立信在2018年以29%的移动通信设备销售额排名世界第一。

作为2G.3G和4G移动通信标准的首批贡献者之一,爱立信已经与许多中国手机制造商签署了专利许可协议,包括华为、中兴、小米、TCL和海信。然而,爱立信和中国手机制造商也有自己的专利葛粉。2014年,爱立信在印度起诉小米侵犯专利。同样在2014年,TCL因爱立信在SEP许可中违反FRAND承诺而向加州中部联邦地区法院提起违约诉讼,请求法院对爱立信的2G、3G、4G和许可费率做出新的裁决。2017年12月,美国最高法院做出裁决,将爱立信的原始许可率减半。

5G的变与不变

据该运营商金融网络的主编赵康认为,手机制造商对爱立信的投诉不仅是因为他们自身的经济压力,也是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5G手机。“因为5G在中国已经正式上市,所以绝对有必要不解决5G版税的问题。根据之前几家全球电信设备巨头和高通公司的声明,他们都有收取版税的权利,因此5G财产无法进行,手机制造商都成了电信设备制造商的农民工。”赵康说。

面对未来市场,数以亿计的5G手机已经运出工厂,高通公司已经发行了巨额版税。对于使用高通移动在全球范围内收集重点专利的5G手机,每部手机都要收取版税:单模5G手机2.275%;多模式5G手机(3G/4G/5G): 3.25%。5G手机采用高通手机收藏规模聚焦专利非聚焦专利:单模5G手机:4%;多模式5G手机(3G/4G/5G): 5%。

爱立信还发布了专利收费标准,高端设备收费5美元,低端设备收费2.5美元。根据手机的价格,这种收费方案相当于最高2%左右,最低1%。

华为还将宣布自己的收费计划,因为它在5G类别中也占有很大份额。据新闻报道,华为公布了其5G许可计划,该计划比高通更低,也更清晰。华为相关人士透露,华为5G专利的预售费并非基于总机器费,华为重申不会欺骗社会和制造商。价格非常透明,低于之前的4G专利许可费。与此同时,华为还强调,过去高额的专利费用损害了该行业的增长。

数据显示,华为已经在全球范围内签署了30多份5G商业合同,中国在5G时代的专利权大幅增加。不过,赵康指出,爱立信、高通等公司不会只谈论5G专利。5G是在2G、3G和4G的基础上成长起来的。每一代人都需要使用上一代人的技能。换句话说,高通、爱立信、诺基亚和其他公司在收取费用时会说,5G还使用第一代通信技术——2G的基本专利——并将需要支付版税。

刘启成还暗示,这些专利存在于5G时代。尽管中国制造商的话语权有所上升,但版税仍应上交。

“在全球通信公司中,爱立信是一个温顺的竞争者。高通公司是在版税问题上跳得最高的公司,并且坚决拒绝放弃版税。特许权使用费问题也没有合理的模式。首先要协商一个合适的比例。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像高通这样拥有专利的顶级设备制造商和芯片制造商收取的专利使用费不应超过2%。如何将这2%分配给他们的内部部门可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