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城市建设不能偏离“智慧”

作者:智能家居产品大全    来源:未知    时间:2020-06-09 12:54

培育智慧城市需要有长远的眼光。然而,把建设智慧城市当作一个形象工程甚至是一个成就工程是不够的。但是,发现先采取的措施与后的总体规划和增长目标不相适应,再次造成了巨大的资源浪费。如果是这样的话,所谓的建设智慧城市是对智慧的一个巨大偏离。

有信息有常识,不等于有聪明

在过去的两年里,中国似乎迎来了建设智慧城市的高潮。目前,上海、广州、深圳、无锡南京昆明、宁波、武汉、成都等十几个城市都提出了培育智慧城市的政策。

西班牙哲学家费尔南多萨瓦特在他著名的著作《哲学的邀请》中突出了信息、常识和智慧。他认为这三者是从低到高的顺序:信息是事实,常识是信息是事实的反映,智力是常识选择和我们的价值观之间的联系。从常识到智能的提升需要一个同化和适应与现实生活、价值观和世界观的关系的过程。换句话说,信息和常识与事物相关,智力与生活相关,拥有信息和常识并不等于拥有智力。

这番阐明对我们熟悉聪明城市,颇有开导。

智慧城市也有三个层次。根层是各种物理设备。在城市运营过程中,人们在城市各处使用传感器和智能设备来收集各种数据和信息。它们相当于人类感官的延伸。第二层是采集,在采集系统中传输和处理监控信息,实现人、人、物、物的邻接,从而整合和协调整个城市的运行。最高水平是人类智力。人们创新技术和治理,将智能转化为城市发展的新动力,使城市拥有更高的智能,各种系统和各种干预者有效合作。这三个层次必须三位一体才能形成一个智能城市。此外,智慧城市的聪明是由人赋予的。这取决于人们的聪明程度。

智能城市可以使我们城市生活的便利性和美观性翻倍。例如,在公共交通工具和私家车中嵌入芯片进行实时数据采集,然后利用采集的信息进行通信和响应,可以加快紧急救援和缓解交通拥堵。在病人的病历卡中嵌入一个芯片,然后他会去任何一家医院接受治疗。那边的医生可以检查他的病史和最近的检查局,减少重复检查,还可以用银行卡绑定。病人不需要经常排队付款。甚至药品也可以从集中配送中心直接送到病人家中。对于对某些药物有过敏反应的患者,医生在开药时会收到实时警告.

人们愿意倾听各种工艺的感人描述及其在智慧城市的应用,并把它们视为治疗各种城市疾病的良方。然而,我们必须永远记住,培育智慧城市最需要人的智慧。例如,我们面前的一些实际问题需要我们思考并努力解决。

先要以聪明思虑,做好久远规划

智能城市的概念起源于IBM提出的智能地球。2009年第一年,新任命的奥巴马总统与美国劳工和贸易部长举行了一次圆桌会议。IBM借此机会阐明了智能地球的概念,并赢得了奥巴马的赞赏。自那以后,世界上许多国家和城市都提出了自己的智能增长道路。数据显示,到2010年,全球已有1500多个智能城市启动或正在建设中,覆盖亚洲、欧洲、美国和非洲的所有大陆,当然也包括中国城市。

事实上,在2008年底和2009年初美国经济危机最严重的关头,IBM提出了“智能地球”的概念。它的重点仍然是营销自己的技能、产品和服务。目前,这似乎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智能营销,从而IBM已经占领了智能城市建设的制高点。2009年9月,爱荷华州的杜布克市和IBM公司宣布,将在美国培育第一个智能城市,一个有60,000人的社区。目前,提出在中国培育智慧城市的城市也大多与IBM有关联:数字广东计划与IBM合作,昆明、昆山和南京已与IBM签署合作备忘录和讨论或计划。虽然华为、软通电力、神州数码等中国信息技术企业也正在进入智慧城市支持的范畴,但在战略规划、系统集成和咨询服务等方面与IBM仍有很大差距。

在中国,一旦智慧城市得以实施,保守地说,这将是一个价值数万亿元人民币的大蛋糕。世界各地的企业自然会进入激烈的竞争。因此,一个自然和自然的问题出现了:我们如何首先用智慧规划我们自己的财产,而不失去这个可能促进相关国内资产升级和增长的巨大机会。

智慧城市涉及各种工艺的创新,需要更有效的整合。例如,必须首先建立一系列技术和收集标准,否则感知系统和识别系统可能显示数据模式的不兼容性。此外,智能城市的基本措施之一是无线采集和传输,这样任何人都可以随时随地获得各种所需的数据,这同时对保证信息安全提出了极高的要求。这表明需要考虑的不仅仅是计划生育。

毫无疑问,培育智慧城市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今天,无论是丹麦芝加哥的新公共安全系统,还是丹麦哥本哈根的智能医疗,还是我们一些城市的智能项目,都只是部分和初步的实验。因此,有关城市的当局必须有长远的眼光。他们没有把它当作一个形象工程甚至是一个政治成就工程,而是匆忙地开始了这个工程。后来,他们发现最初的措施与总体规划和增长目标不一致,这再次导致大量资源被投入。如果是这样的话,所谓的建设智慧城市是对智慧的一个巨大偏离。

只有当我们明智地使用我们的手艺,我们才能为他人做事。城市需要通过工艺变得更加智能,这需要我们明智地思考如何培养智能城市。